帶回衛生局化驗

台灣有毒塑化劑風暴不只波及五大類食品,現在連女性常用的指甲油、口紅、香水、發膠、乳液等化妝品也可能遭到波及。有化妝品行業資深人士透露,不法添加物的現象在很多中低端的化妝品中普遍存在。由於台灣一名制藥業的業內人士爆料,部分不良業者在指甲油、香水、口紅等化妝品中,也使用塑化劑。5月30日,台灣相關部門對藥妝店稽查,針對口紅、指甲油、香水、乳液、乳霜、粉末清潔用品、發膠等產品取樣,。
  檢驗結果雖然尚未揭曉,但台灣衛生部門三年前就規定,禁止化妝品內使用DEHP等塑化劑。
  台灣的塑化劑風波是否會波及大陸化妝品市場?
  雅詩蘭黛(中國)相關負責人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:“我們產品都是在美國、歐洲、日本生產,在原材料的把控上也非常嚴苛,而且進口到中國不僅要符合生產國的衛生檢驗標准,也符合進口到中國的檢驗標准。”
  江蘇一家大型本土護膚用品生產企業研發部的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就護膚品而言,在正規企業產品配方裏面,一般不會添加這些成分,因為沒有功效,但是不排除有些企業的香精香料供應商會有添加。
  “不法添加物的現象在大陸很多中低端的化妝品中都存在。”四川一位從事化妝品行業近10年的業內人士石先生告訴記者,“添加鄰苯二甲酸酯與添加最一般的正規乳化劑相比,鄰苯二甲酸酯的成本要便宜至少30%,可能不少中小化妝品生產企業就會為了降低成本而渾水摸魚”。
  據日化專家馮建軍透露,目前大陸化妝品生產企業約有5000餘家,年銷售額在5000萬元以下的中小型化妝品企業,占了化妝品企業總數的90%左右。此前,就在今年3月初,廣州市消費者協會就本地市場上的洗發液、沐浴劑、美白產品、唇膏等四類日化產品質量進行了抽樣調查,發現沐浴劑和美白產品的不達標情況較為嚴重。由廣州美源化妝品廠生產的美白產品秋田秀H軟膏,含汞量為1903.4mg/kg,是指標規定上限的1903倍。
  “指甲油、護膚品等裏面含有不法添加物類似的事情此前也多有發生。”石先生說。在他看來,“中國現在的化妝品檢驗標准相對較低,即便是有些標准在不斷更新,但在執行力度上不夠科學,現在的化妝品都是送檢的形式,這幾乎相當於讓化妝品企業用自己的良心去管控產品質量。”
  什么是塑化劑
  塑化劑DEHP是指“鄰苯二甲酸(2─乙基己基)二酯”,是一種有毒的化工業用塑料軟化劑,屬無色、無味液體,添加後可讓微粒分子更均勻散布,因此能增加延展性、彈性及柔軟度,常作為沙發、汽車座椅、橡膠管、化妝品及玩具的原料,屬於工業添加劑。
 南京鬧市新街口街頭導購一度“盛行”,這些導購以免費美容或贈送化妝品小樣為誘餌,將逛街的女孩騙到寫字樓裏的美容店,美容師進行“免費美容”時,會發現女孩的皮膚存在很多問題,需要排毒護理,由此讓她們購買商品、接受服務、辦理會員卡。
  四人合夥鬧市開美容店
  沒工商登記,沒衛生許可;為拉客,導購提成50%
  南京新街口商圈是女性的逛街首選,一度時間裏,新街口商貿區所屬的淮海路派出所月均接到有關“免費美容”的糾紛警情15起左右。頻發的糾紛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民警對此展開調查,一家名叫“香奈兒”美容店進入警方的視線。
  據警方查證,這家“香奈兒”美容店位於新街口金淮海商務樓四樓,由顧小霞、張玉、陳蘭虹(在逃)、李陳發(在逃)四人合夥開辦,四個人各占25%的股份。這家店既沒有工商登記,也沒有衛生許可證。顧小霞為美容店負責人兼美容師,店長張玉負責店內的接待和管理,陳蘭虹任美容師,李陳發任導購。
  據顧小霞、張玉交代,四個合夥人約定,美容師的底薪為1500-2000元,另加個人工作15%的提成,按日結算;顧小霞和陳蘭虹按照美容師的待遇,加15%的經營額提成;張玉按照店長待遇,加5%全店營業額的提成;導購無底薪,按所拉客人消費額的30%-50%提成,按人結算,她們給李陳發的提成是顧客消費額的50%。除了上述分成外,剩餘的利潤由顧小霞分享。
  導購巧舌拉MM進圈套
  以免費做皮膚測試或贈小禮品方式,騙女孩進美容店
  導購拿到的提成最多,當然也是最賣力的。他們會在萊迪、淘淘巷等女性常逛的地點,挑選20-30歲的女性下手。導購選定了目標會主動上前搭訕:“小姐,這是不是你掉的東西?”贏得了女孩的好感之後,導購會裝作閑聊的樣子問女孩:“你多大了?皮膚看起來不是很好?我知道一家店,最近在搞活動,可以免費做個皮膚測試和護理。”
  有時,導購會拿出鑰匙鏈之類的小玩意送給女孩,然後說美容店做活動,邀請她去免費做皮膚測試和護理。不少女孩礙於情面會跟導購上樓。
  面對年長一點的女性,導購則換另外一種方法:“我們美容店最近在做活動,每人免費可以領取‘香奈兒’化妝品的小樣一份,你只要跟我上樓填一張登記表,就可以在我們店領取了。”以這些方式將顧客騙上樓後,然後就是店長店主再接著忽悠。
  店長店主借口“排毒”忽悠顧客
  塗藥膏讓臉變黑,威脅顧客不繼續做美容會毀容
  20歲出頭的顧小霞沒有正規系統學過美容技術,但“免費美容”的流程掌握得駕輕就熟。她會先給女孩做個皮膚測試,而測試的電腦實際上僅僅相當於皮膚的放大鏡,再好的皮膚也經不起放大多少倍去看。如果是幹性皮膚,顧小霞會使用按摩膏,如果是油性皮膚,顧小霞會使用排毒膠囊,把藥膏擠到臉上,沒多長時間,女孩的皮膚便會發黑。這時,顧小霞便會說顧客皮膚不好,發黑部位全是毒素,需要“排毒”,“排毒”的價格則根據觀察到的女孩情況隨口定的,少則幾百,多則幾千。
  當女孩想打電話咨詢家人或朋友時,他們會以打電話有輻射、會損害機器為由,阻止女孩打電話。實在不行就變臉恐嚇:“如果不使用我們店的產品,你的皮膚會紅腫,皺紋也會加深,嚴重的話會毀容,現在做的話還來得及,再晚我們也沒有辦法了。上次有個女的沒有聽我們的話,後來到醫院去治療花了好幾萬也沒治好。”
  進店花錢才能出來 會員人數達800多
  在“香奈兒”美容店,目前僅警方查實的受害人就有24人,涉案金額達數萬元。在警方查獲的會員卡信息登記本上,記者看到辦理會員卡的多達800多人。據顧小霞交代,還有很多女孩是沒有辦理會員卡的,這意味著,受害人數遠遠不止這個數字。只要進了店,不管數額多少,都要花錢才能出來。
  “香奈兒”品牌背後 是成本1毛錢的假膠囊

  記者采訪了解到,很多女孩是沖著“香奈兒”品牌去的,而這“名牌”背後的玄機,只有店主才清楚,顧小霞接受訊問被問到有沒有香奈兒品牌的授權時,她辯稱:我們做的牌子下面有“雪膚”兩個字,我們有香奈兒雪膚的授權。其實,這“香奈兒雪肌”是假冒偽劣產品,是從大市場批發而來。
  這家美容店經常使用一種“歐萊亞排毒養顏美白膠囊”,記者在包裝盒上看到,這款“WTB世界美容學會推薦使用”產品,標著“永遠解除色素煩惱,重現白皙無瑕的肌膚”的廣告語,沒有合格證,沒有生產銷售許可證,更為可笑的是,包裝盒上的廣告語中,語句不通,還有錯別字。這種膠囊一盒200粒,20元左右一盒,成本一毛錢不到,用到女孩身上便成百上千。  若長期食用可能引起生殖系統異常、甚至造成畸胎、癌症的危險。